您的位置:千年历史网 > 历史杂谈 >

熊克武是怎么死的

日期:2019-07-11 18:32

  他在生命的最后10年里,写下数十万字的回忆录:《辛亥革命宜宾起义的经过》、《广州起义亲历记》、《大革命前四川国民党的内讧及其与南北政府的关系》、《订正余切参加同盟会的时间》、《四川护法之役的回忆》、《虎门蒙难记》、《10年军政工作回忆录》等文。

  1950年1月6日,贺龙司令员受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委托,亲自来到成都布后街2号看望熊克武。

  1970年9月4日下午,在八宝山举行了向熊克武先生骨灰告别仪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参加了告别仪式。参加告别仪式的还有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人大常委卢汉、陈其尤、季方、谢扶民,政协副主席许德珩,民革中央常委刘文辉等,以及有关方面的负责人,熊克武生前的好友和亲属。

  1951年5月,熊克武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川康临时工作委员会委员兼召集人;10月,熊克武任全国政协委员,于23日前往北京参加全国政协第一届第三次会议。

  熊克武很重视文史资料的编写工作。

  6月14日,熊克武作为特邀代表赴北京列席全国政协第一届第二次会议,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1970年9月2日,是熊克武弥留人间的最后日子,他临终前上书毛泽东同志,坚信“唯有共产党才能拯斯民于水火、致国家于富强”,并以自己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社会主义事业贡献力量而感到无限欣慰。留下遗嘱后,熊克武安详地合上眼睛,平静地离开了人世,终年85岁。

  1954年9月1日,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不久在人代会被选人大常委,继任第二届、第三届人大常委。

  1968年,熊克武自觉精神不济。国庆节前夕,家里人都劝他不要再出去参加庆祝活动。但他却回答:只要能走路我就要去,我多想见见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自己的老朋友啊!国庆节当天,熊克武不顾体弱多病,仍拄着拐杖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观礼。

  对熊克武先生的一生,周总理曾用这样精练而准确的话进行过概括和评价:识大体,顾大局。

  新中国成立后,尽管他年事已高,但仍积极参加各项社会活动。

  1969年10月,林彪发布“第一号命令”后,有关方面动员在北京居住的熊克武外迁,熊克武回答道:“我是政府工作人员,政府不迁走,我这个工作人员迁走了,像什么样子?”来动员的人对这个“顽固”的老头毫无办法。

  1961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了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大会。熊克武代表民革中央在会上代读了何香凝主席的长篇报告。

  熊克武晚年非常关心祖国统一大业,深切怀念在台湾和海外的老同事、老朋友于右任、张群、黄季陆、萧毅肃等,曾多次发表讲话,撰写文章,呼吁台湾国民党军政人员为促进国家统一大业做出贡献。

  6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正式任命熊克武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

  1956年和1959年,熊克武在民革中央第三届和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均被选为副主席。

  1966年11月,熊克武已81岁高龄,又值动乱时期,但他仍承担了孙中山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筹委副主任的工作,为会议的胜利召开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工作。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反革命集团为了陷害贺龙同志,曾派人到熊克武家,逼熊揭发贺龙同志。熊克武冷冷地半闭着眼睛说:“我只记得贺龙的旅长、师长是孙中山先生委任的。”然后就以年老患病为由,不再说什么。来人对熊克武无可奈何,只得怏怏离去。

  1959年,74岁的熊克武代表人大常委会到河南、西安、四川、武汉等地视察工作,行程近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