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千年历史网 > 历史杂谈 >

世上唯一!明朝“状元卷”全文与翻译

日期:2019-09-14 18:33

公布了实政,属下官员就有了受命实行的依据,黎民百姓就有了效力遵从的法度,闻见一致,视听不乱,不担心法律随意变动,以致人们无所拘束,则治国的具体措施就能得到贯彻;树立了实心,各级官吏就会配合默契,百姓也暗自信服,都按君主的意向志气行事,不逾越规范法度,避免了办事琐屑、懒惰懈怠的弊病,则治国的根本目标就得到巩固。有此治国的具体措施,就不独以权势掌控国家,而是以应遵循的操守昭示天下。君臣上下相互约束制衡,则和乐升平的社会就可逐步造就。有此治国的根本目标,就不独以法令条文操控国家,而是以君主的精神思想晓喻天下。君臣上下相互勉励遵循,则国家的昌盛兴隆就能不期而至。自古以来,帝王的作为,不下皇宫的台阶而其教化却有如风驰四方,不出朝堂,则其号令有如桴鼓相应。就是因为用了这种治国之道!后来,崇尚清净无为而治的君主得以深居内廷而百官忠于职守,原本就是以实心践行实政的缘故。

我们的太祖高皇帝(朱元璋),他的聪明智慧是上天所赐,他的刚强坚毅是与生俱来。在草创立国之初,即创立法度,设计谋略,定后世万年之根本大计;天下平定之后,进一步立纲常、陈法纪,为百代留下宏大的典章制度。对于成德乐道士人的崛起、政绩卓著官吏的治理,一定给予表彰赏赐,以教化百官;对于凶贪榨取、残暴虐待民众的坏人,一定给予惩罚打击,以戒惧庶僚。因而能建立帝王所自立之朕位。那些自己不理政务、只崇尚“聚总考核”的君主,欺蒙假冒,总是做一些空头文章,人们变得一天天虚伪,国家的治理一天不如一天,这怎能接续帝王的成功治理、继承远古美好的社会风气?还说什么统辖管理人民万物、敬受天地所赋之责呢?

恭惟皇帝陛下,毓聪明睿智之资,备文武圣神之德,握于穆之玄符,承国家之鸿业,八柄以驭臣民而百僚整肃,三重以定谟猷而九围式命,盖已操太阿于掌上,鼓大冶于域中,固可以六五帝、四三王、陋汉以下矣!乃犹进臣等于廷,图循名责实之术,欲以绍唐虞雍熙之化,甚盛心也!臣草茅贱士,何敢妄言?然亦目击世变矣。顾身托江湖,有闻焉而不可言,言焉而不得尽者。今幸处咫尺之地,得以对扬而无忌,敢不披沥以献!

我知道,君主就是上天,上天有养育大地之恩,而不能自理天下,故将责任寄托给君主。君主有统辖治理国家的权力,实际上是承受了重任的。故君主所经办的事务,效法于上天。因此所处之位,就叫天位;所承之职,就叫天职;所治之民,就叫天民;建都之邑,就叫天邑。所以依法治国总归要求上天来审正。但上天玄妙深远,静默而不可猜度;轻清辽阔,柔和而不可窥探。而四时五行(四季和古人所称构成世界的五种元素)各效其责;山岳河海,共显其职。人人受惠于浩浩荡荡的普济恩泽;处处蒙受着皇恩广大的仁慈福禄,没有因所受恩泽欠缺而损及教化的,也没有因所得福禄阻滞而堵塞事业的。原来都是因为这忠心不二的真诚,默默地涵育在茫茫太空;聪慧不尽的精明,深深地充满至无穷宇宙。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大自然创造万物的伟力!

译:

后世语精明者,首推汉宣,彼其吏称民安,可为效矣!而专意于检察,则检察之所不及者,必遗漏焉,故伪增受赏所从来也;语玄默者,首推汉文,彼其简节疏目,可谓阔矣!而注精于修持,则修持之所默化者,必洋溢焉,故四海平安所由然也。

译:

盖治具虽设而实心不流,则我欲责之臣,臣已窥我之怠而仿效之;我欲求之民,民已窥我之疏而私议之。即纪纲法度灿然明备,而上以文,下以名,上下相蒙,得聪察之利,亦得聪察之害。实心常流而治具少疏,则意动而速于令,臣且孚我之志而靖共焉;神驰而慑于威,民且囿吾之天而顺从焉。凡注厝、规画悬焉不设,而上以神,下以实,上下交儆,无综核之名,而有廉察之利。彼汉宣不如汉文者,正谓此耳。

臣闻:

译:

臣对:

译:

译:

译:

译:

尊敬的皇帝陛下,您孕藏聪慧明智的资质,具备文武圣神的道德,执持天赐的美好征兆,承担国家的鸿大基业。掌握多种驾驭臣民的手段,百官整顿敬肃;制定数重治理国家的谋略,九州效法听命。这样一来,皇上已经操纵权柄在手上,舞动福运于国中,本来能够位列五帝、三王之后,更可以超过汉以后各代君主了!您竟然还宣召臣等来朝,谋取名实相符之术,以继承唐尧虞舜时代和乐升平的社会风尚,这是多么深厚美好的情意啊。臣是一个在野未仕的卑微之人,怎敢妄言?但臣也是目击了世事变换的呀!因为寄身民间,听到的而无法说、说也不能尽说,今天有幸近处皇上咫尺之地,得以面君奏对而毫无顾忌,怎敢不竭诚效忠皇上献言呢?

可是虽然设置了治国的具体措施,但如果皇上的实心没传布开来,那么皇上想让官吏负起责任,官吏已窥见皇上的怠惰而去仿效;皇上想对百姓提出要求,百姓已窥见皇上的粗疏而私下议论。这样一来,即使纲常法度清楚完备,而居上者只靠法律条文,位下者则以虚假不实应对敷衍,上下互相欺瞒,能得到一些明察之利,但也受到明察之害。如果皇上的实心能经常传播扩散下去,即使治国的具体措施少些,那么皇上的旨意一旦萌生,就比命令还要迅捷,而官吏信从皇上的意志,恭谨奉守;皇上的命令一旦下达,百姓慑于皇威而聚集皇上的周围,驯顺服从。对于一切计画、措施业已公布还不完备的情况,因为居上者有精神意旨,位下者皆忠诚落实,上下交相儆戒,没有“聚总考核”的虚名,却得到考察的效果。那种汉宣帝(刘询)不如汉文帝(刘恒)的说法,正是指这一点。

译:

什么是实政?就是要确立社会规范,整饬法律制度。将它们悬挂到宫门高阙外面,加载法令条文当中,先颁布于朝廷殿堂,再散发至各级官府,一直到达各个地区和海疆边隅。整顿梳理,无论巨细,完备详尽,处处严密,丝毫没有疏漏的地方。什么是实心?就是杜绝懒惰懈怠,激励精明强干,从细节小事做起,发自内心深处,由朝廷帝王开始,再风行于京畿邦域,一直灌输到边疆角落。使之潜移默化深入内心。令这种精神志向无不畅达,以至于沦肌浃髓的程度而毫无阻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