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千年历史网 > 历史杂谈 >

那些被“名字”毁掉了的城市,太心疼!

日期:2019-11-19 10:51

广济⇒武穴

满满大枣既视感,这个槽点是在太多了……

你一定知道大名鼎鼎的燕云十六州,燕云十六州为险要之地,易守难攻。失去燕云十六州这个北部屏障,直接导致中原赤裸裸地暴露在北方少数民族的铁蹄下(因中原士兵善守城,而北方少数民族士兵善攻),对宋朝的衰变乃至灭亡有着重大影响。里面的云就是山西的大同一带。

长平之战,《史记》记载:昭襄王四十七年,秦、赵相距,“秦使武安君白起击,大破赵于长平,四十余万尽杀之”,大名鼎鼎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的地方。又少了一段历史感。

古时黄河泛滥留下很多有机质,很适合桐树的生长,黄河水退下后留下一个个小丘陵,桐树就在丘陵上生长故称桐丘。现在的名字,是因境内东有扶亭,西有洧水沟,各取一字,故称“扶沟”……

盩厔⇒周至

渝州⇒重庆

徽州⇒黄山

哪座城市没经历过几次改名啊?但是,有些时候,改一次名字相当于毁了一座城啊!有多少读起来就口齿生香的名字,被改的面目全非,甚至连文化底蕴、厚重历史也被埋没了。今天盘点的这些画风突变的城市,不知道有没有你的家乡?你是否感到心疼呢?

崇安⇒武夷山

说起《封神榜》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朝歌正是故事的发生地。但是说起“淇县”……

澶渊⇒濮阳

武陵⇒常德

本是与“九州”相对,气势磅礴。改名包头,同在一片草原下,差别真是有点儿大。

学生时代,学到关于“姑苏”二字最多的就是古诗词,“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苏州也好听,可承载更多些文化,总是更吸引人的。

姑苏⇒苏州喷嘴中健品牌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这是当时杜甫描写对妻子思念的诗句。和现在的名字相比,个中韵味,立见高下。

“衔杯却爱泸州好,十指寒香给客橙。” “庐州月光梨花雨凉”,这里庐州透露出的人杰地灵、阳春白雪,若是换成“合肥”二字……我选择狗带。

桐丘⇒扶沟

兰陵⇒枣庄

九原⇒包头

朝歌⇒淇县

夷陵⇒宜昌

云中⇒大同

庐州⇒合肥

当然,河南的一些地名也难逃一劫,譬如:

扬州这名字也很好听,但是总觉得广陵更霸气一些,特别是有关于《广陵散》的故事,一曲广陵天下知。《广陵散》,又名《广陵止息》。它是中国汉族古代一首大型琴曲,中国音乐史上非常著名的古琴曲,著名十大古琴曲之一。即古时的《聂政刺韩王曲》,魏晋琴家嵇康以善弹此曲著称,刑前仍从容不迫,索琴弹奏此曲,并慨然长叹:“《广陵散》于今绝矣!”

当涂⇒马鞍山

“冲寒一舸下琴川,小缆依依市柳边”,改名之后,文艺和温柔之感尽失。

若是像黄山那样为了发展旅游景点也就罢了,非官方解释,名字仅仅是因为背靠一座山顶平如削的平顶山而来……心寒